首页>评论频道>速豹时评 > 内容详情

用社会流动打破寒门“出身论”

2020-09-16 13:46:51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不论是“清华学子工地搬砖”,还是“寒门贵子学考古”,抑或“乞讨家庭出大学生”,伴随着高等教育从精英阶段过渡到大众化、普及化阶段,寒门贵子之“贵”不仅在于他们通过自己的努力奋斗进入了好大学学习深造,也在于他们身上拥有当下年轻人稀缺的宝贵品质。

近日,广东工业大学2020级新生报到,13000余名新生中,00后男孩朱阅阳的求学故事励志而又让人感动。朱阅阳一家五口只有他和弟弟身体健康,爸爸妈妈和哥哥均为残疾人。为了帮助父母减轻生活负担,朱阅阳也曾上街乞讨。(9月14日中国青年报)

在许多人都热衷谈论“原生家庭”的今天,“乞讨家庭出大学生”显然打破了“出身越差,上的学校越差,将来找的工作越差”的“下沉螺旋”,实现了“逆袭”。教育作为一盏希望之灯,承载着万千家庭社会流动的渴望;对于朱阅阳一家而言,读书就是阻断贫困的代际传承、改变命运的最大希冀所在。按照“出身论”和“血统论”的逻辑,乞讨家庭的孩子很容易“子承父业”,继续乞讨。对于缺乏财富积累和社会资本的寒门子弟而言,要打破出路单一化、人生定型化的宿命,关键在于提高自己的知识、技能、创新能力等文化资本;而接受高等教育是增加文化资本最直接也最有效率的渠道,成为寒门子弟摆脱困境最有可能的路径。

不论是“清华学子工地搬砖”,还是“寒门贵子学考古”,抑或“乞讨家庭出大学生”,伴随着高等教育从精英阶段过渡到大众化、普及化阶段,寒门贵子之“贵”不仅在于他们通过自己的努力奋斗进入了好大学学习深造,也在于他们身上拥有当下年轻人稀缺的宝贵品质。

不同社会阶层在生存生态上的鲜明反差,让许多人都渴望“争上游”;在不良社会心态的影响下,一些青少年非但不能理解和体谅父母的无奈、艰辛和不容易,反而责怪、抱怨他们没权没钱没本事,不能像“别人家的父母”那样让自己过上好日子。一些青少年出于对过去生活的厌弃和对“寒门子弟”身份的回避,不愿意让别人知道自己不够体面、光鲜的另一面。与他们相比,真正的“寒门贵子”懂得理解父母的不容易,愿意体谅他们即便不成功也已经为了让子女过上更好的生活付出了足够的努力。

同困境作斗争,不仅是物质的角力,也是精神的对垒。“寒门贵子”应该包括两个层面,一是寒门子弟通过教育实现了向上的社会流动,改善了自己、家庭的生存生态;另一方面,寒门子弟拥有强大的内心世界,在精神上站得住、站得稳,面对风吹浪打能够屹立不倒、挺立潮头。

出身于乞讨家庭是朱阅阳难以改变的先天赋予的角色,大学新生则是他通过努力奋斗赢得的新角色。从农业社会坚固、沉重、形状明确的固体状态转化为现代社会柔软、轻灵、千姿百态的液体状态,社会流动的加速,让“英雄不问出处”成为生动、鲜活的现实; 那些奋发图强的寒门子弟,理应有书写“逆袭”故事的机会。◎杨朝清

速豹新闻网·山东商报编辑:王迎
分享到: